相信不需理由,喜歡不用對價

李宜衡/台北市政府社工/?尼泊爾八月

夢想理想,這種聽了難受,講了空虛的詞彙,在尼泊爾的日子裡,就好像你不想碰到的水蛭一樣,無所不在,趁你不注意的時候咬你一口。好煩喔!夢想是屬於小朋友的作文題目,對我來說,那是白日夢。理想,那更是鎖在心裡深處才會讓日子好過一點的東西吧!早就被磨的精光的東西,多說無益。但聽到了很多夥伴講著他們的夢想理想,回國後要為孩子或是為信仰做更多的事,但聽到了孩子們說著他們的夢想,要當醫生飛行員,暗淡無光的自己被閃閃發光的他們深深吸引,真令人著迷的生命力。

(摘錄)